非到绝望

本命后妈,喜欢玻璃渣(・ิϖ・ิ)っ

腦洞人物設定

阿誠被皇上撿回來賜給明家,明家明樓一人獨子,皇上昏庸朝堂發動政變推翻皇上,言台是四皇子,之後才知道自己是被皇后從明家抱來頂替她已死的孩子,林鏡商賈人家之女,匈奴叛亂全家被殺就她一人掏出來,找到明樓,刻骨的仇恨讓她發誓要推翻朝廷,於是隱形跟了明樓的姓姓明_(:_」∠)_

這關係我自己都覺得麻煩


『樓誠原創』息鶠

※架空古代設定

※偽裝者平行世界設定

※有肉有虐HE

※繁體字注意

  阿誠是皇上帶回來的。當時是春天,當今聖上外出巡遊,百馬拉車組成的長隊在經過鶠山時被一匹狼攔住了去路。那狼也不似要襲擊之意衝著這車隊嚎叫兩聲便轉身跑了,聖上覺得稀奇便派人去跟著,結果那人抱了個男嬰回來,便覺此嬰乃天賜就帶回了王宮。

男嬰被賜字“誠”,無名無姓,就單憑這個字大家都叫他阿誠。而那大將軍家的長子明樓於四年前出生,皇上覺得這年齡剛好,也就把阿誠放到了明家。多了這麼一個男孩,原本略顯恬淡的大寨也熱鬧起來了。明家的夫人把這孩子當自己的孩子一般看待,好生養著,竟比明樓當年的待遇還好。長大后明樓還經常打趣說明家親兒子是自己還是阿誠啊。

言徳16年,明樓19歲,阿誠15歲。我們的故事就從這裡開始。

依舊是普通的早上,春季的朝陽斑駁了一地的樹影,沙沙的響著也是安靜。而一陣急促的碰撞聲打破了這一切。少年反手抬劍攔住男人的進攻,旋身而起帶起一陣風襲向對手。男人卻不慌不忙左腳右跨後退一步身體輕微後仰將將避過少年的劍鋒,同時劍柄上挑狠狠擊在少年的腕部。“嗚!”隨著一聲悶哼,劍掉落在地。少年顯然並未料到男人的招數,急忙彎身去撿,就被男人的劍鋒抵住了喉管。“又輸了。”男人淡淡道。

“是孩兒鬆懈了。”少年答著。

“今天就這樣吧父親”一旁觀戰的明樓跑了過來“阿誠也累了。”原來那少年就是阿誠,15歲的年紀,夾雜在男人和孩童之間的樣貌,劍眉薄唇,雖眉眼間透著稚嫩但也可看出今後的大男兒風範。真是誰人見了都不禁要稱讚其俊朗,再借勢誇誇明家教子有方。

“也好。”男人點頭應著,低頭看了眼明誠腰間的佩刀“你來?”

“別,”明樓斷然拒絕,他可不想把自己搭進去

“你看看你現在這個樣子哪像是習武之人家的孩子”男人略帶抱怨的語氣“這樣子倒像是哪裡來的飯桶。”說明樓飯桶可就不對了,他雖然比阿誠要壯,但也并不算胖,行動敏捷也是可以做到,只是指著他翩若驚鴻實在是強人所難。

“還不是父親不肯教我家傳的劍法。”明樓忍不住回嘴“而且也只給我這一把刀做武器。”

此話一出男人頓時就轉身離開,臨了一句“劍乃雙刃”飄散在耳邊

“他又問了?”回到屋室明家夫人關切的看著自己的丈夫

“是啊。”男人閉眼答道“他終究會懂的。”

其實不教明樓太多武功也是理所當然,這明家跟隨言帝一同打下這江山自然知道,皇帝表面上待明家如親人其實暗裡是深深的忌憚。以前說要讓皇帝除了這猜忌,不教明樓武功讓他作為文士守著這江山,但卻有些捨不得這傳承千年的劍法後繼無人,結果阿誠的出現解決了一切難題。只是棄了這少年。

“明樓他是個天生的將軍。”

“也是個天生的王者,可惜啊……”

“只管這家世興亡,只念這兒孫滿堂。”

“可惜,我看不到了。”

而在院中兩個人并不在意男人的話語玩的不亦樂乎,正是好玩的年紀,再怎麼性格使然也不可能像個老人般草木皆兵。於是,這兩人在樹頂的枝杈上並排坐著隔著院墻看對面人家的院子。對面是姓林的商賈之士,家財萬貫。也是奇怪,這寨子好死不死偏建在明家旁邊,少不了有些流言蜚語。林家有個女兒年芳19,只比明樓大了2個月,更是給市井百姓們茶餘飯後添了一個好的八卦。畢竟這少女十分聪慧,15歲便開始跟著父親到處經商了。

“阿诚”明楼低声唤他的字,无名,仅字

“少……兄长,怎么了?”

“无事”他揽过阿诚的肩膀,这一动作幅度过大,两人听见树枝嘎吱作响之时已晚了,双双摔到了地上。而阿诚在下意识中当了明楼的肉垫。

“疼疼疼……”明楼拽着阿诚的手助他站起,两人看着被折断的树枝相视苦笑,又免不了挨一顿臭骂了。

而这响声吓到了正准备下落的白鸽,它重新扇动翅膀马上就要飞走,却被眼尖的明楼发现,正准备上去抓他却又生生停了下来“阿诚,抓住那只鸽子!”“是。”少年的确身手不凡,足尖点地,轻而易举的便抓住了受惊的鸟儿。

“谢了。”明楼笑道,拿着鸽子直奔自己房间。

“又是林小姐的来信啊。”阿诚挑眉。其实从刚才的对话便能看出了。他还是把明楼当做公子,虽地位上其实并无高低之分,只是这非亲非儿的感觉深深印在了少年的脑海里。终是无法与他比肩相立罢。

然而明楼公子却对林小姐无半分爱慕之情,只是相同志向的少年少女聚在了一起而已。他打开白鸽带来的书信,信中所述均与他所料并无差别。然而看到最后一行笑容却僵在了唇角,不禁咋舌提笔写了封回信使那鸽子带回给她。看着那白鸽飞远,少年闭上了眼睛。

抱歉了,父亲。

这是他能做的最恳切的道歉,他终是会负了父母的期望。毕竟他身上流的是将军的血液,即使改口公子,他的魂也依旧是个少帅的魂

血不息,战不止。

末捷

一个脑洞开头(・ิϖ・ิ)っ古代架空设定

早就知道不会有结局,在这个战火纷飞的年代寻常人家能够安安稳稳的娶妻生子都着实不易,况且是他们两个朝廷要员更况且还是两个男人,他觉得至少现在两个人都活着这就够了,生死于他来说以没有多大意义。但他的软肋着实太多,家里一个姐姐两个弟弟,其中一个弟弟和他还是那种天打雷劈的糟糕关系。亲情对他来说太过重要以至于紧紧束缚住了他的手脚。

“大哥。”门被猛的推开明诚气喘吁吁的样子映入眼帘,因快速奔跑而变红的脸颊,喘息形成的白气急剧的散开而后消失

“怎么了?”明楼挑眉饶有兴趣的看着他

“怎么了怎么了,大哥你不知道么!明台他……”明诚有些激动,边说边迈开长腿走向明楼

“叫大人。”明楼拍了拍他的前襟示意他已经知道。

“好好好,大人!”这声大人叫的咬牙切齿给人明诚马上就会掀桌的错觉“明台那边你怎么办。”

“不用管,他小孩脾性闹一会就好了。”

“闹一会?他和那小姐可是天天缠在一起,今天带人家出去还害得人家崴了脚。”

“他和那小姐两情相悦,有个喜欢的人也好管管他让他收收性子。”

“有喜欢的人能管管他?”明诚的音调有些不易察觉的提升“我管的了你么?”

明楼故作深沉了思考了几秒后抬头,眼里带着笑意“貌似是不能。”

明诚抿嘴狠狠剜了那人一眼“说正事,那小姐可是偷偷摸摸跟他出去的,这次崴了脚人家家里都知道了,我可不给咱家这公子料理后事,你去吧。”

“我现在很忙~”明楼装出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这将军也不能白吃朝廷的俸禄是吧。”

“反正大姐回来不是我背锅。”

“你小子又搬出大姐来打压我。”

“我不是管不了你么。”明诚扬起头蔑着那人。

“一个个不学好”明楼摇头充分显示了自己的无奈“看我回来怎么收拾你。”说着也还是站身,准备回去为那小公子去料理后事“干脆就这样给他提亲算了”明诚在一旁建议“提什么亲啊”明楼淡然“那小姐的家人不杀了我们就算好了。”

这是向来精明的两人做的最错误的决定,这一决定改变了两人的未来也改变了明家的未来。

【楼诚】爱丽丝游戏

水涌了进来,速度不算快但充满这个不大的房间也只是时间问题。两人相顾无言。

明诚掂着这手枪斜眼看了几米外的靶子。

“所以怎么办?”他打破了沉寂,顺便晃了晃手上的手铐。

现在两人的手被铐扣在一起,而这铐着两人的手铐又被焊在房子的中柱上,对立的两旁是白色的墙壁,另外两堵墙的部上各有一个拳头大的孔洞,从其中可以看到外面射击用的红靶。

手铐无法撬开,他不想遵循这什么游戏原则但貌似只能走这条路。

几分钟前广播中说出了此次游戏的规则:1、不允许破坏手铐,水位上升到射击控位置时孔会自动关闭。

2、身边的手枪有十枚子弹,用时短,环数多的人存活。

3、如两人每一枪分秒不差环数相同则两人共同存活。

4、如果有人愿意作为替代则可获救

这难度简直突破天际。明诚刚听到时还打趣说要是过了这一关两人是不是就能从这世界出去了。

“所以,”明楼耸了耸肩“我可不想就这么死在这里。”

“同感”

两人相视而笑不约而同的拿起了手旁的枪。

“真是好久不用这种东西了”明诚举起左手尝试瞄准

“你手臂可以?”

“不可以也没办法吧”他的左肩在上一个游戏中被捕食者打伤,伤口虽然开始愈合但依旧行动不便。

“我会尽量放慢速度,但现在,”明楼看了眼已经没到膝盖的水“要抓紧时间了。”

明诚应着两人从椅子上站起背靠着背面相自己应对的靶子方向。

“1分钟一个。”

“太慢了”明诚揉了揉左肩“我撑得住,30秒吧”

“好,每喊一个数字打一枪。”

“嗯”明诚应着。

两人被拷着的手十指交握,同时舔了舔嘴唇

“1!”

枪声同时响起

“2!”

飘起的白烟

“3!”

紧握的手中都冒出了冷汗

“4!”

……………………

“枪枪十环,你那边呢。”

“一样。”听语气,这人显然是在强撑着。

“最后两个了,休息一下?”明楼转过身,正巧也碰上那人回头。他克制不住的吻了上去,拿枪的左手扣住那人的后脑将其压的更紧。舌突破牙关在口腔内攻城略地。水位已经到了腰的位置,然而它还在上升。明诚有些急躁,却无法制止自己深陷在明楼的吻中。那人的唇齿似带有魔力一旦触碰就不想分开。

“你想死别拉着我”分开后明楼故作嫌弃的看了一眼坏笑这的男人。

“出去后,回房间。”明楼压低了声音,温暖的气体喷在他的耳廓。

“那也要先出去才好。”明城被他调戏惯了也不做回应。活动了一下疼痛的左臂转回了原来的方向。

“也是。”明楼与他同时举起了手臂

“9!”

30秒的沉寂后,最后一个数字响起

“10!”

中秋烟火

贺文小甜文(・ิϖ・ิ)っ

“今天是中秋节诶。”

“所以呢?”明楼头也不抬继续翻看手里的文件。

“不回家过节?”阿诚挑眉道

“这怎么过节”明楼把文件摔在桌上,“日本领事馆又出事了。”

“明台干的?”

“不会是他,他今天去约会了。”

“那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阿诚转头看向窗外。

有人在放花,绚烂的烟火于空中炸裂开来,美的惊心动魄。

“转瞬即逝”明楼淡淡道。

烟火这种东西看看就好,他们是绝不能以此作为欣赏的对象的。若这生命如烟花一般,那可真是得不偿失。

他们要做的是让这日本的领事馆彻彻底底的从中国的土地上消失殆尽,不留一丝痕迹。

国家

民族

四字的信仰有多么重谁都清楚不过。但有勇气担起他的才是英雄。

“真不过节?”阿诚挑眉看他“日本那边好应付,只是不回去又要被大姐骂喽。”

“骂就骂,现在这种危险期不要轻易拒绝日本人为好。”

“真是胆子大了。”明诚看着天花板小声道。

“你说什么?”不知何时明楼已经站到了阿诚面前

“没什……”话没说完就被吻堵了回去

与此同时窗外的烟花再次炸裂,零点的火星落下似将两人围绕。

也许有时,赏赏烟火也是不错的